欢迎来到ag8只为非同凡响--Welcome!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工程案例

主页 > 工程案例 >

ag8只为非同凡响学海拾珍 家具名词「束腰」和「

发布时间:ag8只为非同凡响学海拾珍 家具名词「束腰」和「

  “束腰”和“托腮”这两个名词直到今天北京家具匠师仍广泛使用,更常见于清代匠作则例之中,但其确切含义已经长期得不到解释。

  “束腰”指家具上的一个收缩部分,一般位在面板边框和牙条之间,形象明显,其义易解。

  “托腮”指束腰和牙条之间的台层。它所承托的明明是“腰”而不是“腮”,故“托腮’”之名,其义费解。

  大体说来,传统家具可以分为无束腰和有束腰两大体系。凡有束腰的家具,一般足下端都有增大或兜转部分,名日“马蹄”。

  德人艾克(G.Ecke)在所著《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提出有马蹄的桌几渊源于唐宋流行的壶门台座。由于壶门的简化,牙脚的敛缩,蜕存在足端的遗迹便是马蹄。

  此说已为多数论者所接受。惟束腰和马蹄密切相联,艾克对束腰的渊源未作进一步的探索。

  我们如果从家具与建筑木作的关系的角度着眼,就可以找到它的渊源。家具的束腰渊源于须弥座,而须弥座实际上就是大型的壸门台座。

  早期的须弥座如云冈石窟的北魏浮雕塔基、敦煌唐代洞窟中的龛座、五代王建墓的棺床等,它们中间都有一个收缩部分,由此向外宽出的各层,线脚也比较简单。

  简者如《石作制度》中的“殿阶基”,繁者如《砖作制度》中的“须弥座”,高十三砖,ag8只为非同凡响分九层,各层名称不同,线脚及雕饰亦异。

  造殿阶基之制:长随间广,其广随间深,阶头随柱心外阶之广。以石段长三尺,广二尺,厚六寸。四周并迭涩。坐(座)数令高五尺,下施土衬石。其迭涩每层露棱五寸,束腰露身一尺,用隔身版柱,柱内平面作起突壶门造。(见《营造法式》卷三,据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影印本)

  它开列部位名称及尺寸不够详尽,故梁思成先生《营造法式图注》称“《法式》卷三‘殿阶基’条制不详”,亦未为制图。

  但此条已足够使我们知道其形制和早期须弥座相差不大。宋代实例也有与此相似的,如正定开元寺大殿的须弥座。

  《法式》“殿阶基”中有“束腰”、“迭涩”两个名词。束腰即须弥座中间收缩、有立柱分格、平列壶门的部分。

  而“迭涩”就是位在束腰之下或束腰之上,依次向外宽出的各层。“迭涩”在《法式》中有时写作“挞涩”,见卷十六《石作功限》中的“殿阶基”、“坛”等条。

  现在还广泛使用的家具名词“束腰”和宋代须弥座上的名称完全相同,而且形态也相似,不能不使我们想到二者间有联系。

  高形桌几在唐宋之际是一种新兴家具。任何时期的家具和建筑都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北魏以后不断发展,至宋而日趋繁复的须弥座自然会对当时的家具产生影响。

  当然,家具上的束腰都比较窄,和须弥座上的束腰相去悬殊。这是由于功能不同,不可能把须弥座的束腰照样搬到家具上来。

  高形的桌几,牙条之下一定要有相当高的空间才便于使用。所以桌几上部可留作束腰的部位有限,它只能具体而微地做成较窄的一条。

  尽管一般家具上的束腰比较窄,明清的桌几都有一种“高束腰”形式。它的做法是四足上截露明,高出束腰之上,很像须弥座上的角柱。

  桌几的四面,在边框和托腮之间安短柱,短柱两侧和边框底面、托腮上面都打槽,嵌装绦环板,板上开透孔,它们相当于须弥座的立柱分格,格中平列壸门。

  只是由于绦环板的高度有限,只宜锼挖“笔管式”或“海棠式”等比较矮扁的透孔而不宜做成壸门的式样。

  这也和装饰图案的流行时代有关,壸门自北宋以后已少使用,因而在我们所能见到的明清家具上,很难会有壸门出现。

  在明式家具中还有在高束腰的部位安装抽屉的方桌。由于抽屉要求有一定高度,抽屉两旁又有立柱,其造型也就更加接近立柱分格的须弥座。

  把北魏至宋的几种须弥座和两种高束腰家具排列在一起,就更容易看出有束腰家具和须弥座之间的关系。

  它所处的位置,正和须弥座束腰之下的迭涩相同。“托腮”与“迭涩”字音相近,我们有理由相信家具名词“托腮”就是须弥座名词“迭涩” ,只是音读之转, 以致写法不同。

  《法式》一书既然能把“迭涩”又写成“挞涩”,那么数百年间匠师口传笔记,将“迭涩”写成“托腮”,自然毫不足奇。

  不过假如我们没有理会到它们之间有联系,而一味从“腮”字求其义,便不免费解了。

  家具名词“束腰”、“托腮”我们都能从宋代的须弥座上找到来历。这样,不仅名词得到了解释,家具上的束腰的渊源得到了说明,而且在我们面前呈现了一条研究古代家具和建筑关系的有用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