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g8只为非同凡响--Welcome!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产品中心

主页 > 产品中心 >

圆明园石头记之生存、流浪及回归(组图)

发布时间:圆明园石头记之生存、流浪及回归(组图)

  它们历经劫难,辉煌的“万园之园”毁于侵略者的贪婪,能烧的都烧了,能抢走的都抢走了,只有少数拖着笨重的身躯,在废墟中残存。

  圆明园从此成为国人心头永远的痛,任何文字性的记载,任何图片或影像,都不能比一小块断壁残垣更真实地触及龙的传人的内心。

  今年10月,一些专家关于复建圆明园部分景观,申报遗产的提议引起很大争议。记者在采访时得知,有许多圆明园石刻文物散落在京城四处,亟待保护。于是,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发现多数石刻保护完好,但也有一些遭到破坏。

  从北大西门走进校园,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两尊高大巍峨的华表矗立在北大办公楼前的草坪上,这就是原在圆明园安佑宫门口的两对华表中的一对。已是初冬,草坪仍是淡淡的绿色,阳光洒在华表上,更显得它洁白庄重,很多行人都被这里的美景吸引,纷纷拍照留念。但其他石刻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石狮——圆明园的石狮,现存北京市内仅两对,一对在北京大学西门外。记者来到这里时,正是中午放学时分,校门口,人川流不息,没有人留意这两个石狮子。两尊石狮雕刻精细,不怒自威,但由于历经百年的风雨沧桑,石狮子已经有些发黑,走近一看竟在大门左侧的石狮右腿上看到办证的电话,字迹有些模糊了,显然不是新近写上去的。右侧的石狮子腰部同样有一个字迹模糊的办证电话,左腿上粘着一块口香糖渍,后腿的脚趾也掉了一个。石狮后背上有一大片黑色的斑点,仔细一看,那些黑色的污渍已经渗入到石头中。

  山高水长“土墙”诗碑——原在圆明园山高水长楼之西北部,今存北京大学未名湖西岸山坡外侧,旁边有一石碑说明这曾是畅春园旧物,石碑与蔡元培先生的雕像,遥遥相望。这里有不少写生的学生正在捕捉初冬午后的景色,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多看这块石碑一眼,因为它上的字绝大多数已经模糊得不可辨认,虽然碑文中有两个字醒目清晰,那是有人故意用黑色记号笔描的,旁边还写有“某某到此一游”。碑身上有多处用锋利的东西划过的痕迹——杂乱的涂鸦、某人的签名、簇新的白茬儿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走过的行人看到碑身上的划刻,无不皱眉。

  兰亭碑——从南门进入中山公园,向西走200米,有一座八根石柱筑成的重檐蓝色琉璃瓦八角亭,亭额题曰“景自天成”。亭内置有石碑一块,名为兰亭碑。记者在公园制作的说明牌上看到,该碑及八根石柱均为圆明园四十景之一“坐石临流”景区的遗物。

  记者在现场看到,每根石柱均为方形,每面宽半米,长约四米有余,八根柱石之兰亭帖虽有风化,但仍可辨读,笔迹极为飘逸。兰亭碑仍完好,但字迹有些模糊。虽然有围栏的保护,但在碑的右侧,记者仍发现有乱涂乱抹的痕迹。

  圆明园内花神庙的两块莳花记事碑——现存于北京大学燕南园南部。两块高大的石碑分列道路两旁,由于岁月、风雨的侵袭,除了碑头上精美的盘龙石刻和“万古流芳”清晰可见外,碑身上80%的字都已看不清楚,记者几乎把脸贴着石碑,逐个字辨认,才明白大意是乾隆皇帝在花朝节和中秋节游园的记录,直到看到落款上“圆明园大总管恭记”这几个字才敢确定这就是圆明园的莳花碑。碑的背面,只有几个字还能辨认出来,可以推测出那是一份人名单。燕南园内过往人较少,所以石碑保存还算完好,只是左面的碑身右侧上有数道裂纹,正面有几块因为拓印碑帖不慎而留下的黑印。

  文源阁碑——在文津街国家图书馆分馆门口,记者见到,在“国家图书馆”的匾额下一对石狮就摆放在门前,狮子雕刻极为精细,面部表情极为威武,狮身还刻有顽皮的小狮子。但在右侧狮子的脚趾部分,记者发现竟然是用普通水泥重新修补过的,其他部分也有水泥修补过的痕迹。

  找文源阁碑费了些周折,因为在文源阁东侧花园中矗立着两块石碑。经过仔细辨认才知道,左边的那块是当年图书馆分馆建馆时候立的,右边才是要找的文源阁碑。据了解,文源阁碑碑文为乾隆三十九年孟冬御笔《文源阁记》,汉满文对照书写。

  记者看到,正面的汉满文字依然可读,但碑身已经“伤痕累累”。不少地方有裂纹,有的破损地方已经被水泥修补过,在裂纹大的地方,还被巨大的铁条固定住,参观者能从中读出它历史的沧桑。

  乾隆御笔石匾——在总经理牛田雄的指点下,记者进入“翠园”(原民盟招待所),左拐便是一座微型假山,山下有流水,在明显的位置上镶嵌着一块石匾,资料记载石匾上有乾隆御笔“熙春洞”。但如今石匾上的石刻字已辨认不清,四分之一的石匾正面大概经历常年水渍已经泛黄。石匾前侧是另一块石头,上隐约刻有诗句,明显有风化的几道裂缝,原先的模样已经无从想象,但石块的左右上角明显缺失了巴掌大的地方。“我们都知道是圆明园的古迹,知道有乾隆的御笔,但另一块的来历就没有人知道了。”两件古迹上头搁着几块假山的石片以对它们进行简单的保护,这两块石头上也曾上过防水剂,但看起来仍不管用。

  从东宫门走进颐和园,首先经过的就是仁寿殿。仁寿殿前有一只铜麒麟被围在护栏内,原为圆明园长春园宫门前饰物。殿前广场上矗有高三米半至四米半不等的五峰大型湖石,这也是圆明园旧物。

  美中不足的是这些文物并没有像门口的台阶石那样写明出处。一名导游告诉记者,铜麒麟是1881年慈禧太后在修复颐和园时从圆明园移过来的,他在给游客的讲解中一定会讲到这个典故。但是他并不知道那几座湖石同样是圆明园旧物。在四十分钟内有十几个导游带游客来这里参观讲解,但只有三名导游提到了这只铜麒麟来自圆明园,余下的导游只是介绍了麒麟的来历、传说。没有一个导游提到湖石。记者了解到,绝大多数导游都知道铜麒麟出自圆明园,只是因为时间关系就忽略了这一细节,并觉得说不说这个无关紧要。

  北大未名湖畔有多处文物古迹,其中湖西侧近岸水中的翻尾石鱼就是圆明园西洋楼谐奇趣大型喷泉中的一个喷水孔,而架于未名湖中岛北侧的西式平桥原为西洋楼方外观门前之五孔溪桥。翻尾石鱼呈红褐色,它扬头翘尾,就像一条要跃龙门的鲤鱼,只是离开了原来喷泉中其他“伙伴”,显得极为孤单,现在陪伴它的只有水草和飘落水中的落叶。若不是圆明园管理处提供了西式平桥的图片,记者也无法找到它,与资料显示不同的是,今架于未名湖上的西式平桥少了西式的石栏杆,桥面与栏杆断裂处的痕迹几乎磨得看不出来了,显然栏杆在很早以前就已不知去向了。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向不少校内的学生、老师、工作人员、行人询问是否知道校内有哪些圆明园的文物,遗憾的是只有几个人能回答上来那几处写有出处的文物,多数人则表示不知道。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对翻尾石鱼很感兴趣,记者问他是否知道石鱼的来历,即使说明的牌子就在脚边,他也没有回答上来。ag8只为非同凡响

  除了记者寻访到的散落文物外,圆明园管理处提供的资料显示,还有很多圆明园石刻文物保存在京城的各个角落。

  搴芝石、绘月石——二石皆为长春园含经堂旧物,现在中山公园社稷坛西门外南侧和水榭北侧。绮春园仙人承露台圆形石雕须弥座,即绮春园露水神台,寓意承接天降甘露,现圆形石雕须弥座倒扑在中山公园,青云片石之北侧。

  安佑宫龙云石——原安佑宫前之龙云丹陛台阶石,一块在北京大学西校门内办公楼前,另有一块在颐和园东宫门口。图案皆为二龙戏珠。

  大宫门外前湖诗碑——碑原在圆明园大宫门外之前湖西岸,今存达园内。军阀王怀庆在扇面湖东部修建了一处私人花园——达园,于1919年秋后动工,历时三年多建成。该前湖诗碑移至达园门内,字迹至今仍十分清晰。

  石雕、湖石、石笋——王怀庆建达园时,曾由圆明园运去大批精美石雕、湖石。今达园内所存14根石笋,即圆明园旧物。

  镇水兽——达园内殿前还摆放有镇水兽?熏雕工精美?熏与圆明园现有镇水兽极似?熏应为圆明园石桥所用之物。

  现北京西城区西交民巷87号院,据说原为李莲英姐姐的宅院。1913年被双合盛老板购得,并从圆明园拉去了许多太湖石、汉白玉石雕栏板、石笋、石刻匾额、石雕花盘等,建成了一座仿苏州式的花园宅院。花园假山石洞上方及喷水池边有5块石刻匾额。

  一是乾隆御笔“普香界”,原为长春园法慧寺一景中城关刻石。二是嘉庆御笔“护松扉”及“排青幌”,原为绮春园含辉楼南部城关之南北石匾。三是乾隆御笔“屏岩”,原为圆明园杏花春馆一景北部城关刻石。四是嘉庆御笔“翠潋”,原属绮春园湛清轩一景北部水城关刻石。该院内还有11组石雕汉白玉栏板、六个圆形石雕花盘、两对石狮。

  游人与颐和园龙云丹陛台阶石合影,导游却不提它的出处。 信报记者 刘 浚/摄

  海晏河清瓷尊——寓意四海升平的海晏河清瓷尊,为圆明园之陈设品。现收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喜雨山房碑——历史博物馆藏有一件绮春园喜雨山房碑刻。北京图书馆存有《御制喜雨山房记》拓片。

  青玉太狮少狮——这是一件由青玉雕成大小双狮的珍贵玉器,文物部门鉴定为明代“青玉太狮少狮”,原是绮春园皇太后居室之陈设品,今收藏于首都博物馆。

  青玉山子——1963年由圆明园出土的“青玉山子”,收藏于首都博物馆。雕琢精细,山林人物栩栩如生。

  铜虎头、铜牛头、铜猴头、铜猪头——海晏堂是西洋楼景区最大的一处园林景观,于乾隆二十四年基本建成。海晏堂正楼朝西,门前左右有弧形叠落式石阶数十级,环抱楼下喷水池。池东高耸一尊巨形石雕贝壳形蕃花,池左右呈八字形排列着我国十二生肖人身兽头青铜雕像。每个时辰由相应的生肖依次喷水,正午时分一起喷水,俗称水力钟。青铜雕像高50厘米,雕刻精细,为清代青铜器中的精品。铜虎头、铜牛头、铜猴头、铜猪头现保存在保利博物馆。

  有关专家介绍,除了散落在京城的圆明园石刻文物之外,更触目惊心的是被西方列强掠夺走,流失在世界各地的圆明园国宝。世界各地博物馆内到底保存有多少圆明园文物?私人手中又收藏有多少圆明园文物?具体的数字谁也说不清。我们希望这些在历次侵华战争中抢劫去的中国艺术珍品,能无条件地交还给中国。

  随着市民文化素质的提高,这些年来,涌现出不少向圆明园捐赠石刻文物的事迹,市民把自己家的石洗、石墩搬来,十分热心。

  但究竟应不应该采取统一行动,让散落四方的石刻回归圆明园?学界对此尚有争议。由于涉及圆明园修复问题,使石刻回归之争更为敏感。

  圆明园管理处文物科的杨来运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保存在北京大学、颐和园、北京图书馆等处的圆明园石刻文物,其所有权归所在单位。作为圆明园,当然想让这些文物有朝一日能够回归故里,也曾经向有关部门提出过。这些文物从圆明园流走,都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前的事情,尤其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圆明园缺乏有效的管理,很多石刻文物是那时候流失的。杨来运还告诉记者,这些年来,有不少市民向圆明园捐赠石刻文物,有些是圆明园原有的石洗,有些人还把自己家门前的石门墩搬来,十分热心。

  建筑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周维权先生告诉记者,圆明园的石刻文物艺术价值非常高,与故宫中的皇家石刻文物是同一级别的。比如现在北京大学里的华表,就是圆明园石刻文物中的精品,它们虽然与前的华表规格不同,但艺术价值都是一样的。不过周维权还说,他不主张现在把这些文物全部搬回圆明园,而应该视不同情况而定。比如某些公园、学校和图书馆中的文物,已经在那里保存多年,就可以不将其搬回圆明园。

  多年来一直从事圆明园研究工作的清史学家王道成先生,对圆明园石刻文物散落在京城各处表示痛心。他告诉记者,这些精美的文物是当年圆明园的一部分,正是因为有了它们,圆明园才能被美誉为“万园之园”,所以现在最好能够回归圆明园。但实际上,真的想要回归很困难。多年来,这些文物中的相当一部分,已经成为当地的重要景观,在北京市民心目中有深刻的印象。比如中山公园中的兰亭八柱及兰亭碑,很多游客对其印象深刻;再比如北京大学未名湖西侧的翻尾石鱼和湖畔的安佑宫华表,每一个曾经在北大就读的学子都知道它们的存在,如果这些文物突然离开原处,也会让很多人不理解。而且有些文物现在已经无法归还。比如张作霖的陵墓,其中很多材料都是从圆明园拉去的,现在如果将文物抽调回圆明园,就会将张作霖的陵墓破坏。再比如,北京的达园,其景观也是利用圆明园文物修建的,将圆明园文物抽调走,达园就会被严重破坏。有些专家也曾经探讨过这种问题,但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王道成还谈到,现在圆明园是一片废墟,原有的景观都不存在了,兰亭八柱、华表、石狮子如果现在真的回到圆明园的话,如何安置还是个问题。王道成透露,现在学术界对于保留圆明园遗址公园现状还是对现有环境进行整治还存在争论,不少不了解圆明园被毁历史的专家认为,圆明园应该保留现在的荒地和荒草,不加任何整治。

  清华大学建筑系陈志华教授说,除了一些被保存在公园和学校中的文物外,北京城许多胡同、四合院内还存有不少的圆明园石刻文物,但是现在我们对这些文物的情况都不了解。

  这些文物大都是当年八旗子弟在圆明园被英法联军毁坏之后,再次对其进行破坏,从圆明园中拆卸出来的,这些文物应该送回到圆明园。除了城砖、石条外,一般较大件的石刻文物当年摆在什么景点的什么位置,都有相关档案记载,所以大多数文物都能够放到以前的位置。

  但是陈教授也说到了这项工作的困难:那些老四合院的主人换了一茬又一茬,恐怕现今的主人都不知道院子里的石刻是当年圆明园的东西了。

  北京史地民俗学会、中国圆明园学会会员正日反对将圆明园散落各处的石刻收回。

  正日曾用三年的时间在北京各地找寻圆明园石刻文物,发现当年圆明园很多的文物大多保护较好,并已融进所在地的文化里,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

  例如北京大学校园内的华表,原先在圆明园的遗址如今是垃圾场。如果让这些石刻归位的话,不仅不能恢复圆明园景观,同时破坏了所在地的文化。

  而且回到圆明园内对石刻保护并不利,园内存有的石刻是散落在京城各处的十倍,可如今除了事后发掘的,地面上只能找到一块带字的石刻。事实上,当年有些人带走这些石刻是间接的保护。

  2000年,市政府制定了《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确定了遗址公园的保护原则。圆明园是一座以水景为灵魂的园林,山形水系在园林的景观中占有重要地位。依据规划,圆明园公园管理处近年来不断整治园内环境,恢复园内山形水系。去年9月以来,海淀区政府和市文物局投资近亿元,实施了圆明园一期整治工程。截止到目前,圆明园西部地区整治面积达到了60万平方米,占西部面积的三分之一,清运渣土约16万立方米,整体绿化约13万平方米,整修保护石桥桥座7座,整修泊岸9700米,挖湖清理淤泥12万立方米,湖底防渗漏工程12万平方米,初步显现了“九州清晏”的风貌。

  据了解,即将展开的圆明园二期整治工程的总面积为100万平方米,将对“九州清晏”景区以北其他圆明园西区地域进行环境整治和景观恢复。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廉溪乐处”、“廓然大公”等几处文物遗址的清理和环境恢复,使其达到可以公开展示的条件。据圆明园管理处主任李景奇介绍,圆明园二期整治工程将首先进行考古勘查,摸清圆明园西区的文物底细,并进行垃圾清运、清淤、堆山,恢复部分水系,然后进行大规模绿化,并进行水电等基础配套设施的铺设,一批园林景观将在此基础上进行恢复。工程结束后,144年前圆明园内自然景观将全部再现。(北京娱乐信报 王健张守刚张然顾晨燕/文刘浚/摄)